王力行:尋找媒體業的北極星,肩負正向發展責任

文◎侯琇文 照片◎資料照片

0
92

王力行

遠見 ‧ 天下文化事業群發行人


媒體、記者是守門人,所有的訊息經過自己之手,都要評斷出到底是不是事實,釐清發生事情背後的原因為何,這是媒體人應盡的責任。

曾有人說:「臺灣的媒體是屠宰隊,專門來修理人家。」這是臺灣目前的媒體現況。受到正宗新聞教育成長的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發行人王力行,她從臺灣媒體業角度出發,到放眼全世界媒體,闡述媒體在歷史上所扮演的關鍵性角色。

王力行分享,在一九七○年代當她還是學生的時候,有一位老師是受西方新聞教育;西方新聞教育告訴他,新聞與言論是自由的,這個自由是受到憲法所保護,這使得媒體對於國家、社會整體的風氣與發展應負起很大的責任。

而後來到臺灣,同時他也經歷過對日抗戰、國共內戰時代,他接收到的新聞訓練是:身為一位記者應對大眾有著從業的責任感,要保護國家與社會。當時的新聞媒體共同訂定了「中國記者信條」,每一位記者都應肩負起社會責任,並履行:詳實查證事實;不扭曲、斷章、煽情、誇大;追求整體社會公眾利益,而非受到個人、企業或媒體所左右,不歧視種族、階級、宗教、性別、職業;不被收買、威脅;不收受政府政黨補助,是一個獨立的單位;尊重隱私,保護祕密消息來源等原則。

 

媒體記者的守門人角色淡化

在報禁開放之前,報紙大多為公營,電視台也僅有有線電視,在那個年代,新聞媒體是受到管束的,想要做擾亂社會安定或影響國家安全的事,根本不可能;但到了一九八八年,報禁與黨禁解除後,臺灣媒體業至此進入非常大的轉變,產生了2種情況力量介入:第一種是商人,因看見了媒體的影響力,加上可以賺錢,很多財團因此進入媒體經營層;第二種是意識形態,如政黨的介入。至此,經營媒體的宗旨已不是只有推動社會前進,其背後可能有著不同的目的,而產生不同的結果。

王力行表示,過去在學校就讀時,老師都會提醒,身為一個記者應該遵循的倫理道德,一定是要遵從事實、公正、客觀,缺一不可,以及所代表的發言都是堅守公眾的利益;對的、正確的才會去做,不會被某一個偏頗的力量所左右,不會被看不見的手所控制。

過去很常說:「媒體、記者是守門人,所有的訊息經過自己之手,都要評斷出到底是不是事實,釐清發生事情背後的原因為何,這是媒體人應盡的責任。」後來報禁開放,很多人都以為記者的職責是發表言論,但其實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

人才的缺乏導致在媒體開放年代,媒體走得非常困難,無法秉持行業初衷並朝往正向之路前進,就如現在看到的臺灣媒體亂象,名嘴隨手拿起麥克風就發表言論,只顧著一己之私,罔顧言論發表的正確性,他們不在乎是否把社會與國家的正向風氣拋到腦後,因為目前能夠對媒體產生制衡、管束他們言論的力量,只剩下法律上的毀謗罪。

 

是新聞自由、百花齊放?還是亂象叢生?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美國,以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的緋聞案為例,過去從未有這麼重要的人物之醜聞被新聞媒體揭發;另外則是水門案件,揭露了前總統尼克森的不當行為,對於整體媒體業的發展帶來很大的衝擊、產生很大的轉變,很多記者無所不用其極地挖人隱私、揭人瘡疤,他們誤以為挖人祕辛是身為記者的職責,對此,《華盛頓郵報》發行人凱瑟琳.葛蘭姆(Katharine Meyer Graham)曾發表言論:「全世界因水門案而知道《華盛頓郵報》……但我要提醒大家,不要被知名度沖昏了頭。」她接著說:「有些記者自以為是維護正義的英雄,而不顧事實。水門案是特例,不是常規,不應到處挖祕辛。」在當時,很多記者為了名氣,竟不顧事實、假造新聞。

 

科技帶來根本性顛覆,自媒體時代來臨

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科技的發展也對新聞媒體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經濟學人》在二○○六年曾發表一個看法——到二○一三年紙媒體會從社會上消失,且加上近年的調查,大約有高達7成的年輕人都是上網瀏覽新聞,「新媒體」至此出現,再加上媒體「全球化」效應,許多距離千里、萬里的新聞,都可以即時接收與傳遞。

除了全球化外,媒體也有「個人化」現象,自媒體時代來臨,以及數位載具興起的加乘效應,智慧型手機取代了很多新事物,看新聞、尋找資訊、發布訊息這些事,只要一支手機就可以辦到,至此人人都可以是記者、每個個體都可以是媒體,人人都可以收、發新聞,傳遞資訊一指搞定,最終過去媒體守門人的角色逐漸式微,隱私權不再被重視。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在多年前曾說:「我不知道媒體這個行業未來會是什麼面貌,但可以確定,每一次科技上的突破,都會摧毀媒體的商業模式。」

媒體發展至此,應該給其一個全新的定位:它應該是一個社會企業。因為二十一世紀的到來,社會出現了很多層面的落差,分別為:知識落差,產生了貧富不均;創新落差,產生了企業盛衰;格局落差,產生了政策分歧;人品落差,產生了君子與小人;愛心落差,產生了大愛與慈悲。媒體應該是社會企業,也應該是人的企業。

最後,王力行引用美國Apple執行長庫克(Tim Cook)在大學演講發表的談話:「我在南方一個很小的中學畢業,因為大學成績好才有機會到白宮去,接觸到了卡特總統,我與卡特總統的理念相似,他成為我做事時心中的北極星,指引我往一個正確的方向前行。」他以自己的經歷告訴年輕人:「你走在對的道路上,工作就賦予你全新的意義,否則它只是一份溫飽的工作。」、「人生實在沒有太多時間浪費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是否擁有北極星,這件事對媒體而言,非常重要。

對文章做點回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