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念──莫把貴人當成仇人

文◎何飛鵬

0
405

  我曾經在臺灣出版過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的一本書《數位神經系統》(THE SPEED OF THOUGHT:Using a Digital Nervous System),那是一個痛苦的經驗,到現在我回想起來仍心有餘悸。

  這本書是比爾.蓋茲親筆寫作,在談判版權時,我從幾萬美元開始出價,這已是我當時未曾歷經過的經驗。但是微軟的人告訴我,他們公司的財務報表是以百萬美元為單位,因此幾萬美元這種數字在財報上會被省略,因此希望我們提出一個在財務報表上能被顯示的數字,那就是50萬美元,在報表上會用0.5來呈現。

  聽了這話,我幾乎昏倒,我怎麼可能出到50萬美元的預付版稅?在只有2,000多萬人口的臺灣市場上,這幾乎是我完全沒有把握的生意。在經過我很誠懇的說明和溝通之後,我最終以近20萬美元的預付金成交,但在簽下合約時,我還是十分沒把握,但為了能與微軟合作,可以提高我公司的知名度與能見度,我只好勉力而為。

  那時候我不知咒罵了比爾.蓋茲多少次?罵他唯利是圖、罵他為富不仁、罵他欺負小公司、罵他許多難聽的話,雖然在表面上我們仍然保持風度,但高額的預付金,讓我們公司處在一夕覆亡的風險中,我幾乎把他當仇人看待。

  所幸在我們全力投入下,這本書我們不但沒有賠錢,還順利賺到不少錢。更重要的是,經過這一次之後,我的工作能量大增,我的公司的經驗累積快速成長,很快的我們就變成臺灣最大的出版集團。

  事後回想,雖然仍感到害怕,但對比爾.蓋茲,我不再視他為仇人、討厭鬼,他反而是我的貴人,因為他的要求,迫使我挑戰不可能、迫使我探索從來沒經歷過的境界,也開發了我的潛力,讓我變成另一個人。

伯樂不常有,倒是「仇人」常出現

  每個人都期待遇到伯樂、遇到貴人,能賞識你、給你機會、讓你發揮,讓你的一生從此改變,但真正遇到貴人的人很少,大多數人企求一輩子,但貴人卻從來不出現。

  仇人倒是常常出現,給你出各種難題、讓你身陷險境,還會經常算計你,讓你辛苦做白工,到頭來一場誤會,毫無所獲。比爾.蓋茲就曾經是我的仇人,我認為他是文明的強盜,要掠奪我的成果,但當事後我完成任務,我知道如果沒有比爾.蓋茲,我還是個小出版商,我還停在原地,不會成長。

  或許因為與比爾.蓋茲的合作以喜劇收場,所以我能認同他是我的貴人,不是仇人。但事後我得到更健康的看法,我不再視任何給我麻煩的人為討厭鬼,因為在商場上、在工作上,互相找麻煩本來就是真相,每一個人的價值也都建立在替別人解決困難上。困難愈大、麻煩愈大、風險愈高,你的所得愈大、你的成就愈大。因此碰到挑戰,我會聚精會神、全力以赴,反而不是以仇人視之、怨氣衝天。

  當然這之間也有些許的差別,找小麻煩的人確實很煩人,因為小麻煩通常只是單純的麻煩,不會讓你的能力有大成長。

  因此主動尋找大麻煩,設定高挑戰,把這些對手、仇人當作自己自我超越的貴人,是人生不斷跨越巔峰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