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說、會做、敢承諾

0
479


許多有能力的人,卻始終成不了氣候,原因是他只會做事,不敢承擔壓力,他不敢對未來的工作成果做出承諾、扛起責任,因此只能做一個追隨者,而不會變成領導者。

承諾是自我提升的第1步

  最近公司中的一個營運單位,正在規劃一次大型的行銷案,他們向公司申請了數百萬的行銷預算,當然也提出了他們的工作規劃,我心血來潮,覺得該去聽聽看這群小朋友的想法。他們真的是小朋友,大多不到30歲,是典型的網路世代,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敢做。

  聽完他們的簡報,確實是充滿想像,很多創意是我這種老人家想不出來的。不過有一件事我不能認同,就是他們提出了很多的做法,但卻對結果沒有明確的承諾,我要求他們對行銷的成果,一定要提出目標與承諾。

  他們說:只要做了行銷,成果會在未來的營運中慢慢顯現,他們不敢承諾會立即得到什麼成效。

  我當然不同意這種說法,我逼他們說出承諾,當然也協助他們如何推估承諾、實踐承諾。這也讓我想起30年前我學習承諾的過程,「承諾」是一個工作者最後的、也最重要的歷練。

  30年前,我初入社會,努力做事,「會做事」是我第1件學會的事,對長官交代、職責範圍內的事,我一定限期且高品質的完成。

  我學會的第2件事就是「能說」,對任何事我嘗試發表看法。對公司面臨的問題、困難,以及正在執行的工作,我敢從我的角度,陳述意見,提供解決方案。我從一個安靜做事的人,開始變成組織中有聲音的人,也是組織中積極參與的中流砥柱。

  學會「會做」、「能說」,我還只是組織中的泛泛之輩,一直到有一次我負責一個專案,我做得非常成功,我覺得長官應給我很大的獎賞,但我沒得到,就忍不住向長官抗議。

  他告訴我,這些成果不完全是我的功勞,因為在事前我沒有說出承諾,也不敢承諾。他說:「如果你在事前,不只做出計畫,而且預測結果、說出承諾、訂下目標,這些成果都是你的努力與能力所完成的,因為你早已預見結果。而對沒有承諾的成果,你只是其中一分子,還有其他因素促成成果,你無法全居其功。」

  從此以後,我做任何事,都要清楚許下承諾,而且承諾一定要讓團隊、長官、公司所有人知道,因為這代表100%是我的能力完成的。

  當然承諾具有極大的風險,這也是工作中最難突破的考驗,因為承諾一定要有挑戰,否則沒有意義,而承諾愈高、承諾規格愈大,失手的機會就越大。

  高承諾要膽識,完成高承諾要能力、要執行力,而只要我們說出承諾,我們就要有100%完成的把握。這完全是考驗工作者全方位的能力,從策略思考,到規劃、到預判、到態度、到膽識、到一點一滴的執行細節等等。沒有這些條件,沒有人敢大膽說出承諾。

  現在我知道,能說、會做只是一般人,敢事先說出承諾,而且能準確完成,這才是組織中的傑出人才,而我每天也都還在實踐承諾的考驗中。

(本專欄文章已受何飛鵬先生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