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告白保險,緬懷保險大使梁惠美女士

文◎編輯部

0
1927

她的生命已定格於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雖然她不是一名保險從業人員,
卻在人生的最後十年裡,
用分秒必爭的生命、飽受癌症折磨的身體,
40次站在講台上宣傳保險,
呼籲社會大眾不要輕易拒絕保險、拒絕加保,
呼籲從業人員不要放棄每一個拒絕保險的人,
她深知,保險對於一名癌症患者的重要性。
她是馬來西亞資深心理治療師梁惠美,
一位用生命告白保險的保險宣傳大使。

 

以生命影響生命

  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梁惠美女士去世的噩耗從馬來西亞傳來。懷揣著悲痛的心情,我們於保險行銷集團社群媒體上為她撰寫了一篇緬懷短文,紀念其對保險業的傾情貢獻。此文一發出,立即在行業上引起巨大反響。一夜之間,這篇短文的閱讀量達100萬以上,幾百位讀者在留言區悼念,訴說與梁惠美的緣分故事,表達對梁惠美的敬佩之心,並感恩、告別梁惠美。讀著讀者的留言,一字一句,我腦海裡不斷浮現梁惠美女士講台上虛弱的身影,想起她說的:「我覺得做這件事讓我生命變得更有意義。」

  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梁惠美女士用有限的生命,真誠地宣傳保險,影響更多從業人員做「正道的從業人員」,喚醒更多社會大眾的保險意識、加保意識。也因此,她的離世才會引起大眾的關注,引得無數僅有一面之緣,甚至從未見過面的陌生人悼念。

畢生最大遺憾——拒絕加保

  用梁惠美的話來說,在罹癌以前,她自認為擁有一個令人羡慕的人生。未滿而立之年,她便已是馬來西亞華語圈內知名的心理治療師,且成為了許多媒體的座上賓。二○○八年,事業有成的她誕下一女,雖然分娩前後發生了一些插曲,但她仍因女兒的出生感到人生圓滿。然而,這樣的圓滿並沒有持續很久,便遭到了重擊——二○○九年,女兒出生的第二年,她被確診罹患第3期乳癌,這對於初為人母的梁惠美而言,是天大的打擊。但她清楚,想要給女兒更多陪伴,就要配合治療,因此確診後一直積極治療。

  在住院期間,很多人都問她:「妳買保險了嗎?」所幸的是,早在二○○○年,梁惠美大學畢業後拿到第一份薪水,便購買了一份保障內容包含人壽、意外、住院醫療、36種疾病的保險。因此在確診乳癌之初,她並沒有因為醫療費而煩惱。

  然而,隨著治療流程愈來愈明朗化,她發現這份保險的保額遠不及醫療費用:二○○九年第1次治療費用約17萬7,000元(馬幣,以下同);二○一五年第2次治療費用約15萬元;二○一七年第3次治療費用約13萬5,000元;二○一八第4次治療費用約21萬元;二○一九第5次治療費用約8萬8,000元。而在第一次治療中,她便把理賠金用完了,巨額的醫療費用,讓她開始後悔當初拒絕加保的決定。

  自二○○○年購買保險後,多位壽險從業人員曾建議她加保,但她認為:「我準時交保費,自認已盡了投保人的義務,覺得買保險這件事已完成。」因此,凡有人建議她加保,她都會「理直氣壯」地拒絕:「怎麼又來?沒完沒了,你們夠了沒有?我已經買保險了,怎麼你們都聽不懂?有保障不就好了嗎?為什麼還要加保?我不會用到(保險)的,要是真的死了,家裡不缺錢,先生可以負擔家庭的開銷,不需要我來操心,所以請你們到別處『找生意』,別浪費我的時間!」

  然而,當癌症真的找上了她,當癌細胞多次轉移,當保額遠不夠用,當看到同病床的病人因有上百萬保額的保險而無須為醫療費用操心時,她陷入了無盡的懊惱。

生命的最後一課

  第一次治療便將理賠金用完,讓梁惠美女士切身感受到原來保額如此重要。因此在罹癌後,原本兼職講師的她,應邀到某壽險公司分享有關患癌的經歷,感動了保險行銷集團的同事,並決定把她邀請到馬來西亞華語壽險研討會,以及其他保險交流會議分享和呼籲。

  在生命的最後十年裡,她共為保險業帶來了40場演講,為社會、為行業上了最後一課:她告訴普羅大眾,僅買保險並不夠,還需加保;她站在客戶的角度告訴保險從業人員,客戶從不會主動去想自己會患病,更不會想到病情如果復發該怎麼面對;她呼籲從業人員不要因客戶的一次拒絕便放棄,你的再堅持一下換來的也許是「救人一命」。

  十年來,梁惠美女士每一次的分享,均可被稱之為「用生命在告白」。化療使得她的身體出現各種不適,乏力、食欲減退、嘔吐、眩暈、噁心……她有時行動不便,需被攙扶著走上演講台,也曾遭遇過演講前夜被送醫搶救的突發狀況,即便如此,但秉持宣傳保險執念的梁惠美女士都堅持下來了。

  她還將自己的故事撰寫成書——《告白》,讓更多未能聽到其分享的壽險人也能獲得心靈的洗滌。截至二○一九年十二月,這本書籍已發行近百萬冊,至少影響了百萬人。讓她意外的是,這本書的版稅支撐起了其大部分的治療費用,這讓她感慨不已。她說:「我愛保險,發自內心地愛保險,但沒想到保險還會以這種方式愛我。」

  逝者雖已矣,但她講過的話,至今還迴盪耳旁:

「我從沒想過自己會罹癌,更沒想過會4次復發。」
「我不想那麼快死,我想多活幾年,陪年紀還小的女兒長大,
兩年、五年、十年、二十年……。」
「我曾經那麼傲慢地對待保險從業人員,如今卻後悔不已。」
「我最遺憾的事是拒絕加保。」
她為保險所作的貢獻,定會被行業銘記於心。
致敬偉大而無私的梁惠美,願未來的社會如您所願,病有所醫,愛滿人間。


致敬保險天使梁惠美女士

  對於大眾而言,許多人看到的僅是梁惠美女士在台上分享的情景,而台下所發生的故事,卻鮮為人知。本刊特邀3位與梁惠美女士有過多次接觸者,分享與她相處的故事,感受她對保險業的無私奉獻。

保險行銷集團國際事業部
成都分公司副總經理 宋春霞

  八百里憶先生,九千歲亦灑淚。惠美老師逝世雖已有些時日,但至今再想起她時,我仍禁不住落淚。她生前對保險業的無私奉獻、勇敢與癌症鬥爭、力爭做好每一次演講的精神,著實讓人敬佩。

  猶記她二○一九年受邀到貴州某壽險公司分享期間發生的一個小插曲。在準備上台分享的當天凌晨00:40,我接到惠美老師的電話,她與我說自己的身體突發不適,腹部痙攣式疼痛,且這種疼痛感異於平常,我馬上將她送往醫院。

  由於她的情況特殊,中間輾轉了幾家醫院。所幸在進行CT檢查後,醫生表示並無大礙,為她打了鎮痛針,回到酒店時已是凌晨4點。令眾人敬佩的是,即便前一晚突發如此狀況,第二天惠美老師依然早上7點便起床赴約,完成了演講,如此責任心、大愛精神,非正常病人所能及。

  對於上台分享,她曾說過這樣一句話,讓我感動不已:「我不知道生命什麼時候會走到盡頭,但每次站在台上分享後,我感覺找到了生命的價值與意義……。」也許在癌症面前,有的病人會日漸消極,但惠美老師並非如此。面對生命不知道何時走到盡頭,面對病痛的折磨,她沒有懼怕死亡,沒有自暴自棄,沒有日漸頹靡,而是積極追尋活著的意義,執著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予以社會更多奉獻,讓生命更具價值。每一次分享,也似乎成為支持她努力活下去的重要動力之一。

  「親愛的保險從業人員,你們的保障買夠了嗎?買對了嗎?你們的家人買保險了嗎?買夠了嗎?買對了嗎?」「客戶是無知的,他們不知道要買多少保險,買什麼保險,你們要理直氣壯地告訴他們……。」這些她曾講過的話如今仍深深烙印在我腦海,感謝惠美老師這十年來對保險業的無私奉獻,她的故事未來必將影響更多人。

保險行銷集團國際事業部
北京分公司經理 于蘭

  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本還在想惠美老師近來身體狀況如何,次日卻接到從馬來西亞傳來的訃告:梁惠美已於十一月二十九日長眠。這讓我很錯愕,百感交集。與癌症鬥爭十年,她最終還是沒能戰勝病魔。

  二○一九年初,惠美老師受邀到京津冀地區演講。所謂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之。當時的北京天氣極其寒冷,擔心她適應不了,我們提早為她準備了長款羽絨服、厚款羊毛呢連衣裙、羊絨圍巾等保暖衣物,一位前來聽課的學員也特意準備了一些禮物給她以及其女兒,讓她感動不已。

  也許在多年的分享中,她感受這一切的意義獨具,所以即便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她仍堅持演講。當時的她,部分癌細胞已轉移至腦部,所以會有昏厥的風險發生。前兩場演講結束後(共4場演講),她的身體表現出不適,我建議她考慮放棄此次演講,然而她拒絕了。因為她一想到如果放棄,就會少了幾千人聽到自己的「告白」,這讓我感動不已。

  猶記當時她在演講中談到:「去年(二○一七年)醫生告訴我,我還剩2頓年夜飯可以吃。現在,我只剩1頓了,但我仍抱著良好的心態,堅持與你們分享。你們能吃年夜飯的次數比我多,碰到一些挫折,又算得了什麼?親愛的保險從業人員,不要害怕被拒絕,堅持下去吧,客戶需要你們!」她的一字一句,鼓勵了許多在場者,有人在結束後甚至激動得站了起來,並建議在場的人給她掌聲,其他人也跟著站立並熱烈鼓掌。

  如今,這位大愛者已逝去,世人已不能再聽到她的分享,但我堅信歲月變遷,滄海桑田,她的故事,她生命的告白,仍會被口耳相傳。

保險行銷集團國際事業部
廣州分公司經理 蕭愛東

  即便我心中已知過去一年惠美老師的身體每況愈下,但是當噩耗傳來時,我還是難以接受,哀慟難當。與惠美老師結識近十年,她已猶如我的親人,如此噩耗對我而言,無異於親人離世。

  印象中,惠美老師對於宣傳保險的執著與重視,超乎我的想像。二○一九年八月,她受邀到廣東某企業的演講,演講結束後我問她:「您有統計過已經分享了多少場嗎?」她告訴我:「我有一本筆記本,十年來,每次演講結束後我都會在本子上記錄演講的時間和地點,這次正好是第40場。我想,這可能是我最後一場分享了,不知道下次還能不能來。」這是梁惠美這幾年來在分享過程中都會提到的一句話。我鼓勵她:「不會的,您一直積極配合治療,一定可以再分享第41場、42場……加油!」

  二○一九年十月,我再次與她郵件溝通,關心其身體狀況,但得知她的身體狀況不太好——雖已準備換標靶藥物,也有了治療費用和治療方案,但因血小板一直過低,暫不能用藥。在聊天中,除了告知我最新的身體狀況外,她還與我說了這麼一句話:「等我治療穩定後,一定要衝出(開啟)第41場(演講)……。」身體已經如此狀況,但仍能想著宣傳保險之事,惠美老師是何等豁達,保險又是何等有力量,才能讓一個一直受病痛折磨的癌症患者,此時此刻仍有如此執念。

  揮淚痛別親人去,誓將遺願化宏圖。惠美老師雖已長眠,廣東的演講已成為她最後一場分享,但她予以世人的忠告,她所言的一字一句,定將傳入更多壽險人的耳中心中,影響更多壽險人,生生不息。

梁惠美女士的最後一條發文
「有媽媽是幸福的!」

  梁惠美女士有一個非常懂事的女兒恩欣。陪伴懂事的恩欣長大成人,也是她十年來最大的抗癌動力。翻看梁惠美女士在社群媒體分享的最後一條發文,是一條長文,當中的內容正是描述懂事的恩欣,讓人感動不已。以下摘取部分內容:

  有一天在車子裡,她(恩欣)突然談起這個話題——如果有一天她失去媽媽會很傷心,但失去爸爸卻沒有那麼傷心。我奇怪地追問為什麼,她的答案是:「因為在媽媽身上可以找到一種『溫暖』。」聽見她這樣的答案,我很驚訝,於是再追問下去:「媽媽的溫暖是怎樣的?」她說:「是像棉花那樣軟綿綿、暖暖的,很舒服。」她再補上一句:「只能在媽媽懷抱裡找得到。」她這番話讓我思考了許久。

  那天,我準備到醫院複診。她知道以後就急得哭了出來,一邊哭一邊說:「媽媽去醫院可能會死的,那我就永遠沒有媽媽的溫暖了!」原來年幼的她,已明白去醫院會與「死亡」掛勾。我趕緊加以安慰。

  到了晚上,她依然想著這件事。她抱著我說:「媽媽,我已經想到一個辦法了。如果妳死了,我也要和妳一樣死去,那我就能永遠和妳在一起了。」當時,我雖有意識到她內心的恐懼,但是聽完這句話我也愣了,不知該如何安慰她。我知道為了陪伴我她已絞盡腦汁,認為這是最好的方法了。

  媽媽的溫暖讓她不顧生死,追隨至終。我要如何安慰她,不讓她擔驚受怕?如何確保她永遠享有媽媽的溫暖?我也無從解答。

  有媽媽是幸福的。每次回到娘家,我都會找媽媽。當知道她在屋內,我就會感到很安心,但如果見不到她,總覺得這個家不像家。

  記得有一次,我從手術室被推出來。半昏迷中,我口裡拚命呼喊得竟然是:「媽媽!」像個無助的嬰兒。喊著媽媽的時候,我心裡感到很踏實,腦海裡也一直浮現媽媽慈祥的面孔。

  初一那年,我們搬進一間雙層的房子。剛搬進去時,我每天放學第一件事就是找媽媽,書包都來不及放下,直到找著了,我才安心。

  我不曉得恩欣如何得知媽媽的溫暖像棉花,我也知道我倆總有一天會道別,我誠心祈求,讓恩欣有更長享有媽媽溫暖的歲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