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敢生、樂養是再創人口紅利的起點

0
499

因少子女化,臺灣人口組成產生結構性的轉變!這個轉變不但造成人口結構由正三角逐漸變成倒三角,家庭功能、教育體系、經濟發展與各項社會安全制度也因此受到衝擊。因此,行政院將「育人政策」視為重要施政目標,希冀達成「生生不息」的遠景。

臺灣少子化的因素歸納有4:1.民眾婚育觀念改變,晚婚、不婚壓縮生育適齡期間;2.育齡婦女生育年齡延後,生育胎次減少;3.育兒成本高,經濟負擔沉重;4.婦女難兼顧家庭與就業,影響生育意願及勞動參與率。

依據行政院主計總處二○一六年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0~3歲前幼兒送托保母及私立幼托機構平均每月費用約台幣1萬6,000~1萬7,000元,占家庭可支配所得19~20%,遠高於合理托育費用占家庭可支配所得的10~15%(行政院主計總處,2017a)。

2歲至入國小前幼兒部分,依據教育部資訊系統二○一八學年幼兒園收費情形統計,私立幼兒園費用較公立或非營利幼兒園高出2~3倍。而目前公立與私立供應量比例約3:7,因此,有托育子女需求的家庭,有7成須選擇私立幼兒園送托,育兒費用負擔沉重。

再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二○一六年調查,約有26%的15~64歲已婚婦女曾因結婚離職,另有18%因生育(懷孕)離職者,其中離職原因,以照顧子女比率最高(行政院主計總處,2017a)。

而勞動部分析二○一六年申請育嬰留職停薪者狀況,申請育嬰留職期間以「六個月」者最多,占比達60%;申請期間長短之考量因素則以「兼顧家庭收入」最多,其次為「子女是否有專人妥善照護」,再次為「任職單位人力問題」。另申請育嬰留職停薪期滿後,未返回原事業單位者有22%,其中因家庭因素自願離開比率最高。統計資料顯示,女性確實在就業與照顧子女間面臨難以兼顧的困境。

依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二○一六年人口推估,若總生育率維持1.2人,二○三○年推估出生數將較二○一六年減少逾20%。在低生育率影響下,臺灣15~64歲工作年齡人口於二○一六年開始減少,人口老化速度加快。因此,為逆轉勞動力的「銀灰化」,增加人口並創造友善的育人環境,是政府施政的重點目標。

行政院二○一八年七月另核定「少子女化對策計畫」,由教育部及衛福部等10個部會規劃「0~6歲全面照顧」,以「擴展平價教保服務」及「減輕家長負擔」2大重點,推動「擴大公共化」、「建置準公共」、「育兒津貼」3大策略,期望能達到幼保機構公共化、家長負擔輕量化、教師與教保員薪資增多化及幼兒入園率提高化等,最終達成年輕家庭創造人口以增產為報國目標,詳見表一計畫各項補助。

該對策計畫自二○一八年八月推動以來,部分成效已見。其中0~2歲托育照顧補助涵蓋率8成,公設民營托嬰中心與公共托育家園部分,運用前瞻基礎建設經費增設;準公共機制部分,有超過86%合格保母及92%私立托嬰中心與政府簽約合作,合計未滿2歲兒童使用公共及準公共托育服務率達9成。

另外,2~6歲教保服務部分,二○一七到二○一九年已增設公共化幼兒園951班,且超1,000家私幼申請加入準公共幼兒園;平價幼兒園比率從公共化39%提高到平價教保55%。統計資料亦顯示至二○一九年十月,2~4歲育兒津貼共計補助42萬多人。

雖然初步成效已現,但激勵政策是否可以刺激臺灣總生育率至二○三○年回升到目標值1.4,且能否逐年擴大自二○一五年起就開始縮減的勞動力人口基礎(其占率自二○一五年的73.9%,下降到二○二○年的71.3%),則有待時間明證。

倒是諸多生育率改善的國家相關對策值得參考,如法國近三十年來生育率多保持在1.8~1.9,穩定維持,其家庭與工作的平衡政策功不可沒;瑞典二○一五年已回復到一九七○年代1.9生育率水準,其友善家庭與兒童的政策堪稱全球模範;而日本與德國亦都出現回升趨勢,其育人革命、各項育兒支援措施(包括兒童照顧公共化)與促進有兒童家庭生活品質提升之家庭政策都及時因應。

創造年輕家庭經濟安全性,降低生養機會成本並友善社會政策,透過稅制優惠、現金給付及托育、教育等服務提供面向,營造友善的育兒環境,減輕育兒負擔,提升民眾生育意願,讓年輕人敢生、樂養是再創人口紅利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