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根究柢的人

0
441

城邦出版集團首席執行長、商周出版發行人、

保險行銷集團集團發行人暨總編輯。


追根究柢是一種思考方法,也是一種工作方式,用來尋找事實真相,也用來探索工作的奧祕,更是每一個人探索人生的方式。

每一件事情的背後,都有其發生的近因與遠因,如果不追根究柢,就無法知道事實的真相。

做每一件事,也都可以有不同層次的結果,如果不追根究柢,不可能知道極致的成果會是什麼樣貌。

追根究柢可以說是人生萬用的工作方法。

數十年前,我剛入新聞界不久,有一次台塑集團的創辦人王永慶請記者們吃飯,酒酣耳熱之際,我隨口問了一句話:「為什麼能把台塑經營得這麼好呢?」

「台塑經營就只有4個字:追根究柢。」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追根究柢之道,完全無法理解王永慶的意思!

「我們做任何事都追根究柢。要生產,追根究柢;開工廠,追根究柢;省成本,追根究柢;談採購,追根究柢;做管理,追根究柢。只要追根究柢,把所有根源都弄明白,我們就會找到最有效率、最好的方法去做!」

王永慶那天興致很好,還說了他們如何降低成本的經驗:先展開所有原料,一項項比較來源價格,再一項項尋找可能的替代品,務求得到最低的成本,並直接追溯到最上游的供應商。

王永慶的這一席話,讓我一個對企業經營毫無瞭解的人,開了一線頓悟的曙光,雖然這仍然只是模模糊糊的理解。

可是接下來的新聞採訪工作,讓我逐漸體會追根究柢的力量。

剛開始採訪時,我總是聽到什麼、看到什麼,就寫什麼,只是表象的報導,可是看到競爭媒體對手的老記者,都能寫出極精彩的報導,我開始研究他們的方法,他們往往能看到新聞背後的問題,他們有更深入的來龍去脈,有更深刻的分析,他們不只問表象,更深入隱藏在背後的現象。

我開始不滿足於表象,更深入的追蹤問題,愈追蹤、愈深入、問題愈複雜,我的報導也愈精彩。有一天我忽然頓悟,原來這就是追根究柢,我開始瞭解王永慶所說的追根究柢的方法。

從此之後,做任何事,我都嘗試追根究柢,把追根究柢用在生活及工作的每一個領域。

做新聞採訪,我會追根究柢的問問題,不接受簡單直覺的答案,往往從一個問題延伸出許多問題,往往要追問到受訪對象感到不愉快為止;就算不愉快,我仍然要拐彎抹角地追究,不輕易放棄。

我學新事物,我也會追根究柢的尋找最高標準,務期理解透徹,學到最好為止。遇到不解的事,我更會發揮追根究柢的精神,透過看書、查資料、問專家,務必把這件事弄通、弄懂。

而在創業的過程中,我不會經營公司、我不會領導、我不會管理、我不懂財務、我不知如何行銷,但這些都難不倒我,因為只要我會追根究柢,我就可以把不會變成會。當然這需要時間,而且學會的過程也會歷經嘗試錯誤,要從錯誤中一步步學會。

追根究柢是把工作做到極致的方法,我們如果只滿足於一般水準,我們就不會再接再厲、追根究柢。我們永遠要相信,好還要更好;永遠要認知,一山還有一山高,我們才會持續追根究柢,追逐完美。

 

後記

問題背後永遠還有問題,端看我們追尋真相的態度,如果我們不求甚解,就只會得到表面的答案。

用在學習上的追根究柢,就是不滿於現有的成就,不斷追逐更高的境界,最終我們會發覺永遠還是可以進步。

用在新聞採訪上的追根究柢,使我常常挖掘出令人意外的事實,成為最好的報導。

在探索問題上,追根究柢的方式就是不斷展開問題。

(本專欄文章已受何飛鵬先生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