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又一村

0
138

現職:CIA500世界華人保險500強團隊大會主席
保險行銷集團保險資訊研究發展中心IRDC院長

經歷:企業管理一等榮譽學士,主修金融與市場學;曾在多個大中華區保險公司擔任業務通路總經理、總經理、首席執行官、董事及顧問等重要角色。


在一座老舊沒有電梯的公寓內,一聲聲杜鵑泣血般的女性悲嚎聲,不時夾雜著小孩驚恐的哭聲,即使是屋子外面的風雨聲,也掩蓋不了這絕望的聲音。

「阿強……孩子的爸……你別做傻事……,你就這麼走了,我們母子倆還有肚子裡7個月大的孩子怎麼辦呀……。」

「小素,別哭,我就是因為不想拖累你們才迫不得已呀……,我這個病繼續醫下去也只能苟延殘喘,到最後,大家只能一起墜入萬丈深淵呀……,與其大家一起受罪,倒不如讓我自己先了斷吧……,你還年輕美麗,有機會再找個好人家。我累了,不只因為身體被這個該死的病折磨,我的靈魂也被撕裂得千瘡百孔了,每次半夜起身,看到妳連夢中也在流淚哽咽,我的心,更是被一點一滴地掏空,痛呀……。我真的好累,3年多了我不想再捱了……,對不起,小素……對不起……。」

在屋子裡,只見一對年輕夫婦和一個不到3歲的孩子抱在一起,哽咽絕望地哭著,那如困獸般的哀嚎,更是讓人揪心。然而即使在如此惡劣的困境之下,這家人從外表上還是修飾得乾淨俐落,雖略為狼狽,但溫文爾雅之態,一看就知道是有學識、有涵養的專業人士。

2年多前,這對夫婦搬入這貧民住宅區時,社區的人都挺驚訝。畢竟這個地方絕大部分的居民都是社會低層的勞動階級,突然看到宛如只有在影片中才能見到的男女主角,大家感到極其好奇。然而,幾個月後這對夫婦那親和、樂於助人的態度,一下子就征服了整個社區的居民,特別是兩夫妻和小孩時常手牽著手散步,成了這小區裡一道美麗的風景,也感染了不少居民的生活方式。

大約1年後,隨著男主人的日漸消瘦及臉色蒼白,後期更是掏心裂肺地猛咳,詢問下才知他已患上末期肺癌,只能從高級工程師的位置退下,離開那空氣極其污染的大城市,搬到這鄉下的小公寓。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把錢省下來給他治病。

3年多和病魔的拉鋸戰,花了百萬多元,將家裡的錢幾乎用光。社區居民對這家人都寄予無限的同情,但能幫助的實在有限,只能時不時燉個湯,弄點中藥給男主人補一補。

今晚,在女主人整理先生的衣服時,看到了男主人寫給她的一封遺書,才揭發了男主人想自殺的念頭,促而引發了前述的悲情。

在無計可施之時,女主人突然想到幾年前,先生好像曾經買過一份保險,這念頭如溺水者的一根浮木,馬上問先生:「孩子的爸,你之前不是有買過一份保險,還能用嗎?」

「不能,我早就想過,但才繳了不到4年的保費就停繳了,我已經超過5年沒繳保費了,估計早己斷保。」

「不要緊,不要緊……我馬上把保單拿出來,打電話問一問那業務人員,可能還生效呢!」

女主人手忙腳亂地進房間從放文件的抽屜中把保單拿出來,抱著死馬當活馬醫安慰先生的心態,抖著手把業務人員的名片拿出來,撥打業務人員的手機,但心裡卻祈禱業務人員最好別接電話。可惜事與願違,電話只響了3聲就有人接電話。

「您好,我是小陳,請問是誰打給我?」

「小、小陳……我是白素。我先生國強幾年前有和你投保了一份保單,能否請你幫忙確認一下,保單還生效嗎?」

「好的,請讓我先確認一下您的資料,然後給我您先生的保單號,我即刻幫你上網查詢,馬上回覆您。」

 

不到10分鐘,白素的電話響起,一看來電顯示是小陳回電來了。在等待的那10分鐘裡,白素和國強簡直是度秒如年,兩人對視的眼光,顯露出空洞、不帶任何希望的眼神。白素有些不敢接小陳的來電,但該來的還是會來的。

「喂……小陳,怎樣了?有查到嗎?」
「剛查證了,保單還生效呢!幸好,強哥當年買的是投資型保單,雖然有好幾年沒繳保費,但因為有保費假期(Premium Holiday)的功能,在這段期間只是扣繳最基本的保障費,前幾年積累的單位價值還能夠支付好幾年呢!喂?白素嫂……白素嫂?您還在嗎?」小陳講了一會,突然發覺電話的另一端完全沒反應,以為電話線路有問題。

而在這小房子裡,白素和先生只聽到還生效3個字,兩人就已擁抱在一起,喜極而泣。阿強也不知從哪裡來了一股勁,把電話拿了過來:

「小陳……小陳……是我,強哥,能否大略地告訴我,這個保單的保障是什麼?」

「啊……強哥您好。簡單來說,若被診斷罹患重大病症,可以馬上獲得一筆250萬元的醫療費,同時可享有一筆75萬元的手術費用,以及每天1,000元的住院補貼,而且接下來不用再繳交保費。到您60歲時,根據我們中檔次的投資回報率計算,您還可以拿回近百萬元。」

 

40多年後某一個國際性的傑出科研頒獎典禮上,獲得最傑出醫學貢獻獎的一位華裔科學家,在致辭時說:

「能獲得這個殊榮,除了要感謝我的父母、師長們對我的培育及支持之外,我要在這裡特別感謝一位陳叔叔,在我們全家陷入絕境時,給了我們最大最有意義的支助,讓我們全家能走出幾乎滅頂的深淵。也許他不知道,就是因為他的堅持與專業,給了我們全家一條生路,才能讓我在今天能有機會攻克這肆虐全球的病毒,改變了這個世界的整個生態……。」